Loading Flash Menu
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心理美文
命运=心理的强迫性重复

学会幸福就重复幸福;复这样的事情,当Lisa有分手的意思时,他没有学会尊重别人的意愿,或者把自己变得温柔一些,而是继续用暴力去保护他那颗受伤的心。但是,如果他不折磨Lisa,Lisa又怎么会想到离开他呢?可以说,Lisa对他的疏远,也是被阿强自己教会的。 Lisa没讲她自己的童年经历,但我怀疑,她的童年经历只怕也比较惨,很可能她的父亲也有强烈的暴力倾向。童年的时候,我们都是强烈自恋的,我们会想,如果父亲不爱我们,我可以做一些事情改变他,让他来爱自己。但是,这个愿望注定会失败,因为那些有暴力倾向的父亲,很少会因为女儿做了什么或者不做什么而改变自己,他会一如既往地重复他的暴力。这个时候,这个小女孩的“改变”愿望就会被压抑下去,等她长大后,重新遇到了一个同样有暴力倾向的男人,这个“改变”愿望就会迅速被激发出来,她会“爱”上这个可以亲近的男人。但内心深处,她其实是想通过改变这个习惯了暴力的男人,并以此证明,她童年时的那种自恋,是正确的。这种愿望,即便到了成年,也仍然注定会受挫,因为那些有严重暴力倾向的男人,如果不是他们自己渴望改变,那么他们不会为任何女人而改变自己,那些选择他们的女人,注定会受伤,不仅在身体上,也在精神上。改造愿望让她们选择暴力男人 我们不难见到这样一些新闻:一个女明星离开了一个整天暴打她的情侣,但接下来又找了一个喜欢暴力的男人。她们内心中的逻辑,和Lisa是一样的。 重庆一家媒体报道说,一个20岁的女孩嫁给了一个28岁的服刑犯,这个男人犯的是敲诈勒索罪,并且结过一次婚。在结婚前,她每周给男友写三封信督促他接受改造,并在书信来往中爱上了他,最后追着要嫁给他。虽然没有足够的细节,但我可以推断,这个女孩,只怕心中也藏着“改造不良男人”的愿望。这个愿望,让她对不需要改造的、普通的、善良的好男人没有兴趣,只有这种问题男人才会满足她的这种强迫性重复的需要。不过,敲诈勒索与暴力倾向不同。如果只是为了经济原因,而不是因为喜好攻击别人才进行敲诈勒索,那么,这个28岁的服刑犯,被改造成功的可能性,要远远大于前面提到的阿强。如果真是那样,我祝福这个女孩,希望她能通过这次“改造不良男人”的成功经验,改变她的“命运”。 男人和女人建立亲密关系,习惯了幸福的人,会在这个关系中制造爱,而习惯了不幸的人,会在这个关系中制造恨。在电视台工作的阿钟,才华横溢,又仪表堂堂,女友换了一个又一个,但他明确表示,女人根本就不可靠,好吃懒做,无情无义,只想靠男人养。 他找的这些女友,多数的确符合他的描述。但天下那么多好女孩,他为什么就不选呢?其实,他就是为了验证他的断言“女人不好”,所以才找那样的女友的。 他这样做,也是为了进行强迫性重复。他幼年丧父,妈妈后来不断换情人而对他不闻不问,他心里埋下了对妈妈强烈的恨。当妈妈在他18岁时遭遇车祸死亡后,他就开始了花花公子生涯,但他之所以找那样的女孩,只不过是为了继续表达他对妈妈的恨。 妈妈不可靠,所以他要一再找不可靠的女人,以证实他对妈妈的攻击的确是成立的。他遇到过好女孩,也深深地爱过她。但是,他太挑剔了,一发现女孩的任何缺点,都会给予毫不留情的攻击。最后,这个女孩离开了他,这让他很绝望,让他悲叹:“原来这么好的女孩也一样靠不住!” 但这种“靠不住”的结局,正是他自己制造的。他没有学会掌握幸福,他只学会了重复灾难。 原因:我们惧怕丧失预见力强迫性重复无处不在,就好像是,我们只习惯拥有过的生活,如果现在的生活变得与过去不一样了,我们就得做点什么事情,把现在弄得和过去一个样。聪明、漂亮的波西在一家大型公司上班。一开始,同事和上司都喜欢她,这让她很是欣喜,因为她认为,她最大的难题就是不知道怎么和别人打交道。其实,她之所以逃离上一家公司来到现在的新公司,就是因为她觉得她和前面公司的同事和上司关系都搞砸了,她被严重孤立。但是,在新公司刚呆了一个星期后,波西一天晚上突然觉得情绪非常地低落,她反省这一星期的生活,觉得她有很多地方都做错了,认为自己肯定是得罪了顶头上司还有身边的几个同事。到了第二个星期的星期一,她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公司,发现大家的确对她有点不理不睬(实际是大家太忙)。于是,她悲叹:“看来这是真的,我又
学会不幸就重复不幸;
学会信任就重复信任;
学会敌意就重复敌意; 学会幸福就重复幸福; 学会不幸就重复不幸;学会信任就重复信任; 学会敌意就重复敌意; …… 命运=心理的强迫性重复 不要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! 这句话,是我们最常听到的警言之一。但之所以最常听到,正是因为,这是最难做到的。其实,我们大多数人的人生,就是不断地重复同样的事情。 如果你得到了幸福,你就重复幸福。如果你学会了信任,你就重复信任。 相反,如果你得到了痛苦,你就复制痛苦。如果你学会了敌意,你就重复敌意。很多心理学家认为,这种强迫性重复,就是所谓的命运。 而不幸的人,大多数时候就是不断地在重复同样的错误,不断地在同一个地方跌倒,但这个地方其实没有罪,让我们跌倒的,是我们自己。譬如,旁观别人时,你可能很容易就发现,嘿,那个家伙,在一个萝卜坑里摔了一跤后,哭了一会儿走开了,但一会儿又回过头来,走到那个萝卜坑里,又摔了一跤,接着又哇哇大哭,抱怨命运的不公平。这真荒谬!这个家伙真是令人纳闷!你可能会这样感叹。 但是,如果认真地审视你自己,你会不情愿地发现,你自己一样也至少有一两个坑,你不断地在那里摔跤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小知识:强迫性重复 一百多年前,一位著名的心理学家在对他的孩子的观察中发现,孩子在经历了一件痛苦或者快乐的事件之后,会在以后不自觉地反复制造同样的机会,以便体验同样的情感。这位心理学家把这种现象称为强迫性重复。 在人际关系中,强迫性重复可以理解为一个人小时候形成的关系模式的不断复制。 譬如,小时候的关系模式是信任,那么一个人就会不断复制信任,他不仅能赢得一般人的信任,还能赢得那些很难相处的人的信任。按照曾奇峰的观点,是他教会了那些难相处的人信任他。相反,如果小时候的关系模式是敌意,那么一个人就会不断复制敌意,他不仅对那些与他有冲突的人充满敌意,他对那些本来对他很好的人也充满敌意,最后这些人也真的从对他友善转向了敌意。这一样可以说,是他教会了那些本来对他友善的人转而提防他。当然,这一切都是相对的,因为他在教别人的时候,别人也会教他。 不过,这种“教”,是在不自觉的情况下进行的,所以更正起来尤其困难,这让我们忍不住悲叹命运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恋爱:两人强迫性重复的双重奏 一名才女,在一般的场合中,她可以不说错一句话,不做错一件事,她总能挑选在最恰当的时候说最恰当的话,并赢得人们的瞩目与尊重。 然而,每隔一段时间,她就会制造一个大麻烦,然后花上巨大的力气去化解这个麻烦。这些麻烦都与男人有关。她有过一次婚姻,当时她只花了一个星期就与一个男人完成了从相识、相爱到结婚这整个过程。这是个大麻烦,后来她花了三年的时间去解除这个婚姻。 她还曾经谈过一次没有希望的恋爱,并为这次恋爱付出了巨大的努力,譬如放弃轻而易举的出国机会。但在其他人眼里,这场恋爱一开始就可以看出没有希望。但她就是要不断这样做:找到一个不适合的男人,然后彼此相爱并相互折磨数年,最后分手。 这是典型的强迫性重复,她有非凡的才华,而且很有魅力,应该可以轻松地赢得幸福生活,但她就是做不到,一次又一次地跌倒在自己制造的大坑里。一个叫Lisa的女孩给我来信,很可怜地描绘说,男友阿强整天虐待她,一次又一次让她想到死。我回信说,我愿意为她提供心理辅助,并尽可能为她寻求其他社会方面的支持。但她第二封信却问我:“请问怎么可以改变他。”正是这个愿望毁了她,让她卷入了被虐待的漩涡。 阿强的童年非常悲惨,很小的时候父亲去世,他跟着再嫁的母亲,而几个兄弟姐妹被送给其他亲戚。在继父家,他也饱受守欺凌。于是,他一直在强身健体以保护自己,并学会了很残忍地打架,他甚至会用虐待的方式表达爱。小时候,为了留一个亲戚过夜,他上去狠狠地咬了亲人一口。长大后,他又遭遇了一系列苦难,谈了几年的女友又遭遇意外死亡…… 在这种时候,Lisa认识了阿强,并被他的不幸遭遇深深打动,接着爱上了他并与他同居。然而,她无法忍受阿强的暴力,于是想到分手,但还没提出分手就被阿强猜出来,从此开始对她进行更残酷的虐待。这是两个人强迫性重复的双重奏。 阿强的童年太苦,让他不仅早早学会了用暴力保护自己,还学会了用暴力表达爱。在后来的人生中,他一再重

不要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!
这句话,是我们最常听到的警言之一。但之所以最常听到,正是因为,这是最难做到的。 学会幸福就重复幸福; 学会不幸就重复不幸; 学会信任就重复信任; 学会敌意就重复敌意; …… 命运=心理的强迫性重复不要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! 这句话,是我们最常听到的警言之一。但之所以最常听到,正是因为,这是最难做到的。 其实,我们大多数人的人生,就是不断地重复同样的事情。如果你得到了幸福,你就重复幸福。如果你学会了信任,你就重复信任。 相反,如果你得到了痛苦,你就复制痛苦。如果你学会了敌意,你就重复敌意。 很多心理学家认为,这种强迫性重复,就是所谓的命运。而不幸的人,大多数时候就是不断地在重复同样的错误,不断地在同一个地方跌倒,但这个地方其实没有罪,让我们跌倒的,是我们自己。 譬如,旁观别人时,你可能很容易就发现,嘿,那个家伙,在一个萝卜坑里摔了一跤后,哭了一会儿走开了,但一会儿又回过头来,走到那个萝卜坑里,又摔了一跤,接着又哇哇大哭,抱怨命运的不公平。这真荒谬!这个家伙真是令人纳闷!你可能会这样感叹。 但是,如果认真地审视你自己,你会不情愿地发现,你自己一样也至少有一两个坑,你不断地在那里摔跤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小知识:强迫性重复 一百多年前,一位著名的心理学家在对他的孩子的观察中发现,孩子在经历了一件痛苦或者快乐的事件之后,会在以后不自觉地反复制造同样的机会,以便体验同样的情感。这位心理学家把这种现象称为强迫性重复。 在人际关系中,强迫性重复可以理解为一个人小时候形成的关系模式的不断复制。 譬如,小时候的关系模式是信任,那么一个人就会不断复制信任,他不仅能赢得一般人的信任,还能赢得那些很难相处的人的信任。按照曾奇峰的观点,是他教会了那些难相处的人信任他。相反,如果小时候的关系模式是敌意,那么一个人就会不断复制敌意,他不仅对那些与他有冲突的人充满敌意,他对那些本来对他很好的人也充满敌意,最后这些人也真的从对他友善转向了敌意。这一样可以说,是他教会了那些本来对他友善的人转而提防他。当然,这一切都是相对的,因为他在教别人的时候,别人也会教他。 不过,这种“教”,是在不自觉的情况下进行的,所以更正起来尤其困难,这让我们忍不住悲叹命运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恋爱:两人强迫性重复的双重奏 一名才女,在一般的场合中,她可以不说错一句话,不做错一件事,她总能挑选在最恰当的时候说最恰当的话,并赢得人们的瞩目与尊重。然而,每隔一段时间,她就会制造一个大麻烦,然后花上巨大的力气去化解这个麻烦。这些麻烦都与男人有关。她有过一次婚姻,当时她只花了一个星期就与一个男人完成了从相识、相爱到结婚这整个过程。这是个大麻烦,后来她花了三年的时间去解除这个婚姻。 她还曾经谈过一次没有希望的恋爱,并为这次恋爱付出了巨大的努力,譬如放弃轻而易举的出国机会。但在其他人眼里,这场恋爱一开始就可以看出没有希望。但她就是要不断这样做:找到一个不适合的男人,然后彼此相爱并相互折磨数年,最后分手。 这是典型的强迫性重复,她有非凡的才华,而且很有魅力,应该可以轻松地赢得幸福生活,但她就是做不到,一次又一次地跌倒在自己制造的大坑里。一个叫Lisa的女孩给我来信,很可怜地描绘说,男友阿强整天虐待她,一次又一次让她想到死。我回信说,我愿意为她提供心理辅助,并尽可能为她寻求其他社会方面的支持。但她第二封信却问我:“请问怎么可以改变他。”正是这个愿望毁了她,让她卷入了被虐待的漩涡。阿强的童年非常悲惨,很小的时候父亲去世,他跟着再嫁的母亲,而几个兄弟姐妹被送给其他亲戚。在继父家,他也饱受守欺凌。于是,他一直在强身健体以保护自己,并学会了很残忍地打架,他甚至会用虐待的方式表达爱。小时候,为了留一个亲戚过夜,他上去狠狠地咬了亲人一口。长大后,他又遭遇了一系列苦难,谈了几年的女友又遭遇意外死亡…… 在这种时候,Lisa认识了阿强,并被他的不幸遭遇深深打动,接着爱上了他并与他同居。然而,她无法忍受阿强的暴力,于是想到分手,但还没提出分手就被阿强猜出来,从此开始对她进行更残酷的虐待。这是两个人强迫性重复的双重奏。 阿强的童年太苦,让他不仅早早学会了用暴力保护自己,还学会了用暴力表达爱。在后来的人生中,他一再重
其实,我们大多数人的人生,就是不断地重复同样的事情。
如果你得到了幸福,你就重复幸福。如果你学会了信任,你就重复信任。
相反,如果你得到了痛苦,你就复制痛苦。如果你学会了敌意,你就重复敌意。把关系给搞砸了。” 这一天里,她做错了好几件事,譬如删错了电脑里的文件,碰翻了一个同事桌子上的水,和上司打招呼时也忽然间想不起上司的名字了。结果,等她下班的时候,更加认为自己和同事的关系不可救药了。 波西这种情形,也是典型的强迫型重复。和多数习惯了不幸的人一样,当事情真正有些好转时,她会觉得不安,会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不对劲了。这种不安,是她的控制感在作祟。长期生活在不幸的环境中,我们会发展出特殊的预见能力来,也就是说,我们能够预见,自己会在什么时候遭受其他人的欺负和折磨,这种预见能力会适当地保护我们免于遭受更可怕的折磨。但是,等到了新环境中,我们的预见能力就丧失了,我们会觉得一切好像乱糟糟的,“怎么别人对待我的方式,和我想象得不一样呢?” 这个时候,我们就会在无意识的指引下去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,从而把事情搞砸,让本来对自己友善的人添一点敌意,让本来对自己关心的人多一点不耐烦。等他们这样做的时候,我们虽然觉得很是悲伤“为什么他们终于还是对我不好了?”但另一方面,我们内心深处会安静下来,知道一切又在自己的预见中。无论好的强迫性重复还是糟糕的强迫性重复,改变起来都不是很容易的事情。所以,你会看到,一些坚信会赢得别人爱与支持的人,哪怕被拒绝100次,仍然会若无其事地与你交往。相反,另外一个人,你对他好了99次,但只有一次有一个疏忽,对他不够好,就被他抓住,并当作你不爱他、不支持他的证据了。要建立好的强迫性重复,最好的办法就是父母在孩子童年时给他爱与支持,同时尊重孩子的独立性,同时又给予他足够的信任。那么,孩子就会学到爱、信任、独立与自强,并把这些好的东西不断地在他的人生中进行一遍又一遍的重复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说明 1.一个人的现实人际关系,是他的内在的客体关系向外投射的结果。 2.我们对一个人的态度、看法、情感和行为,部分是被这个人“教会”的。 3.每个人在他成长的过程中,都发展出了一整套保护自己的措施。这些措施可以是成熟的、强大的,也可以说是不成熟的、脆弱的。这是武汉中德医院的创始人、国内著名的精神分析学家曾奇峰总结出的三句话。精神分析是弗洛伊德创办的心理治疗学派,对一般人来讲,既博大精深又晦涩难懂,但曾奇峰认为,整个的精神分析学说可以概括为这三句话。上一期的文章阐述了第一句话,这一期的文章主要阐述第二句话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很多心理学家认为,这种强迫性重复,就是所谓的命运。
而不幸的人,大多数时候就是不断地在重复同样的错误,不断地在同一个地方跌倒,但这个地方其实没有罪,让我们跌倒的,是我们自己。
譬如,旁观别人时,你可能很容易就发现,嘿,那个家伙,在一个萝卜坑里摔了一跤后,哭了一会儿走开了,但一会儿又回过头来,走到那个萝卜坑里,又摔了一跤,接着又哇哇大哭,抱怨命运的不公平。把关系给搞砸了。” 这一天里,她做错了好几件事,譬如删错了电脑里的文件,碰翻了一个同事桌子上的水,和上司打招呼时也忽然间想不起上司的名字了。结果,等她下班的时候,更加认为自己和同事的关系不可救药了。 波西这种情形,也是典型的强迫型重复。和多数习惯了不幸的人一样,当事情真正有些好转时,她会觉得不安,会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不对劲了。这种不安,是她的控制感在作祟。长期生活在不幸的环境中,我们会发展出特殊的预见能力来,也就是说,我们能够预见,自己会在什么时候遭受其他人的欺负和折磨,这种预见能力会适当地保护我们免于遭受更可怕的折磨。但是,等到了新环境中,我们的预见能力就丧失了,我们会觉得一切好像乱糟糟的,“怎么别人对待我的方式,和我想象得不一样呢?” 这个时候,我们就会在无意识的指引下去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,从而把事情搞砸,让本来对自己友善的人添一点敌意,让本来对自己关心的人多一点不耐烦。等他们这样做的时候,我们虽然觉得很是悲伤“为什么他们终于还是对我不好了?”但另一方面,我们内心深处会安静下来,知道一切又在自己的预见中。无论好的强迫性重复还是糟糕的强迫性重复,改变起来都不是很容易的事情。所以,你会看到,一些坚信会赢得别人爱与支持的人,哪怕被拒绝100次,仍然会若无其事地与你交往。相反,另外一个人,你对他好了99次,但只有一次有一个疏忽,对他不够好,就被他抓住,并当作你不爱他、不支持他的证据了。要建立好的强迫性重复,最好的办法就是父母在孩子童年时给他爱与支持,同时尊重孩子的独立性,同时又给予他足够的信任。那么,孩子就会学到爱、信任、独立与自强,并把这些好的东西不断地在他的人生中进行一遍又一遍的重复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说明 1.一个人的现实人际关系,是他的内在的客体关系向外投射的结果。 2.我们对一个人的态度、看法、情感和行为,部分是被这个人“教会”的。 3.每个人在他成长的过程中,都发展出了一整套保护自己的措施。这些措施可以是成熟的、强大的,也可以说是不成熟的、脆弱的。这是武汉中德医院的创始人、国内著名的精神分析学家曾奇峰总结出的三句话。精神分析是弗洛伊德创办的心理治疗学派,对一般人来讲,既博大精深又晦涩难懂,但曾奇峰认为,整个的精神分析学说可以概括为这三句话。上一期的文章阐述了第一句话,这一期的文章主要阐述第二句话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这真荒谬!这个家伙真是令人纳闷!你可能会这样感叹。
但是,如果认真地审视你自己,你会不情愿地发现,你自己一样也至少有一两个坑,你不断地在那里摔跤。

把关系给搞砸了。” 这一天里,她做错了好几件事,譬如删错了电脑里的文件,碰翻了一个同事桌子上的水,和上司打招呼时也忽然间想不起上司的名字了。结果,等她下班的时候,更加认为自己和同事的关系不可救药了。 波西这种情形,也是典型的强迫型重复。和多数习惯了不幸的人一样,当事情真正有些好转时,她会觉得不安,会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不对劲了。这种不安,是她的控制感在作祟。长期生活在不幸的环境中,我们会发展出特殊的预见能力来,也就是说,我们能够预见,自己会在什么时候遭受其他人的欺负和折磨,这种预见能力会适当地保护我们免于遭受更可怕的折磨。但是,等到了新环境中,我们的预见能力就丧失了,我们会觉得一切好像乱糟糟的,“怎么别人对待我的方式,和我想象得不一样呢?” 这个时候,我们就会在无意识的指引下去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,从而把事情搞砸,让本来对自己友善的人添一点敌意,让本来对自己关心的人多一点不耐烦。等他们这样做的时候,我们虽然觉得很是悲伤“为什么他们终于还是对我不好了?”但另一方面,我们内心深处会安静下来,知道一切又在自己的预见中。无论好的强迫性重复还是糟糕的强迫性重复,改变起来都不是很容易的事情。所以,你会看到,一些坚信会赢得别人爱与支持的人,哪怕被拒绝100次,仍然会若无其事地与你交往。相反,另外一个人,你对他好了99次,但只有一次有一个疏忽,对他不够好,就被他抓住,并当作你不爱他、不支持他的证据了。要建立好的强迫性重复,最好的办法就是父母在孩子童年时给他爱与支持,同时尊重孩子的独立性,同时又给予他足够的信任。那么,孩子就会学到爱、信任、独立与自强,并把这些好的东西不断地在他的人生中进行一遍又一遍的重复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说明 1.一个人的现实人际关系,是他的内在的客体关系向外投射的结果。 2.我们对一个人的态度、看法、情感和行为,部分是被这个人“教会”的。 3.每个人在他成长的过程中,都发展出了一整套保护自己的措施。这些措施可以是成熟的、强大的,也可以说是不成熟的、脆弱的。这是武汉中德医院的创始人、国内著名的精神分析学家曾奇峰总结出的三句话。精神分析是弗洛伊德创办的心理治疗学派,对一般人来讲,既博大精深又晦涩难懂,但曾奇峰认为,整个的精神分析学说可以概括为这三句话。上一期的文章阐述了第一句话,这一期的文章主要阐述第二句话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把关系给搞砸了。” 这一天里,她做错了好几件事,譬如删错了电脑里的文件,碰翻了一个同事桌子上的水,和上司打招呼时也忽然间想不起上司的名字了。结果,等她下班的时候,更加认为自己和同事的关系不可救药了。 波西这种情形,也是典型的强迫型重复。和多数习惯了不幸的人一样,当事情真正有些好转时,她会觉得不安,会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不对劲了。这种不安,是她的控制感在作祟。长期生活在不幸的环境中,我们会发展出特殊的预见能力来,也就是说,我们能够预见,自己会在什么时候遭受其他人的欺负和折磨,这种预见能力会适当地保护我们免于遭受更可怕的折磨。但是,等到了新环境中,我们的预见能力就丧失了,我们会觉得一切好像乱糟糟的,“怎么别人对待我的方式,和我想象得不一样呢?” 这个时候,我们就会在无意识的指引下去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,从而把事情搞砸,让本来对自己友善的人添一点敌意,让本来对自己关心的人多一点不耐烦。等他们这样做的时候,我们虽然觉得很是悲伤“为什么他们终于还是对我不好了?”但另一方面,我们内心深处会安静下来,知道一切又在自己的预见中。无论好的强迫性重复还是糟糕的强迫性重复,改变起来都不是很容易的事情。所以,你会看到,一些坚信会赢得别人爱与支持的人,哪怕被拒绝100次,仍然会若无其事地与你交往。相反,另外一个人,你对他好了99次,但只有一次有一个疏忽,对他不够好,就被他抓住,并当作你不爱他、不支持他的证据了。要建立好的强迫性重复,最好的办法就是父母在孩子童年时给他爱与支持,同时尊重孩子的独立性,同时又给予他足够的信任。那么,孩子就会学到爱、信任、独立与自强,并把这些好的东西不断地在他的人生中进行一遍又一遍的重复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说明 1.一个人的现实人际关系,是他的内在的客体关系向外投射的结果。 2.我们对一个人的态度、看法、情感和行为,部分是被这个人“教会”的。 3.每个人在他成长的过程中,都发展出了一整套保护自己的措施。这些措施可以是成熟的、强大的,也可以说是不成熟的、脆弱的。这是武汉中德医院的创始人、国内著名的精神分析学家曾奇峰总结出的三句话。精神分析是弗洛伊德创办的心理治疗学派,对一般人来讲,既博大精深又晦涩难懂,但曾奇峰认为,整个的精神分析学说可以概括为这三句话。上一期的文章阐述了第一句话,这一期的文章主要阐述第二句话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小知识:强迫性重复

复这样的事情,当Lisa有分手的意思时,他没有学会尊重别人的意愿,或者把自己变得温柔一些,而是继续用暴力去保护他那颗受伤的心。但是,如果他不折磨Lisa,Lisa又怎么会想到离开他呢?可以说,Lisa对他的疏远,也是被阿强自己教会的。 Lisa没讲她自己的童年经历,但我怀疑,她的童年经历只怕也比较惨,很可能她的父亲也有强烈的暴力倾向。童年的时候,我们都是强烈自恋的,我们会想,如果父亲不爱我们,我可以做一些事情改变他,让他来爱自己。但是,这个愿望注定会失败,因为那些有暴力倾向的父亲,很少会因为女儿做了什么或者不做什么而改变自己,他会一如既往地重复他的暴力。这个时候,这个小女孩的“改变”愿望就会被压抑下去,等她长大后,重新遇到了一个同样有暴力倾向的男人,这个“改变”愿望就会迅速被激发出来,她会“爱”上这个可以亲近的男人。但内心深处,她其实是想通过改变这个习惯了暴力的男人,并以此证明,她童年时的那种自恋,是正确的。 这种愿望,即便到了成年,也仍然注定会受挫,因为那些有严重暴力倾向的男人,如果不是他们自己渴望改变,那么他们不会为任何女人而改变自己,那些选择他们的女人,注定会受伤,不仅在身体上,也在精神上。改造愿望让她们选择暴力男人 我们不难见到这样一些新闻:一个女明星离开了一个整天暴打她的情侣,但接下来又找了一个喜欢暴力的男人。她们内心中的逻辑,和Lisa是一样的。 重庆一家媒体报道说,一个20岁的女孩嫁给了一个28岁的服刑犯,这个男人犯的是敲诈勒索罪,并且结过一次婚。在结婚前,她每周给男友写三封信督促他接受改造,并在书信来往中爱上了他,最后追着要嫁给他。虽然没有足够的细节,但我可以推断,这个女孩,只怕心中也藏着“改造不良男人”的愿望。这个愿望,让她对不需要改造的、普通的、善良的好男人没有兴趣,只有这种问题男人才会满足她的这种强迫性重复的需要。不过,敲诈勒索与暴力倾向不同。如果只是为了经济原因,而不是因为喜好攻击别人才进行敲诈勒索,那么,这个28岁的服刑犯,被改造成功的可能性,要远远大于前面提到的阿强。如果真是那样,我祝福这个女孩,希望她能通过这次“改造不良男人”的成功经验,改变她的“命运”。 男人和女人建立亲密关系,习惯了幸福的人,会在这个关系中制造爱,而习惯了不幸的人,会在这个关系中制造恨。在电视台工作的阿钟,才华横溢,又仪表堂堂,女友换了一个又一个,但他明确表示,女人根本就不可靠,好吃懒做,无情无义,只想靠男人养。 他找的这些女友,多数的确符合他的描述。但天下那么多好女孩,他为什么就不选呢?其实,他就是为了验证他的断言“女人不好”,所以才找那样的女友的。他这样做,也是为了进行强迫性重复。他幼年丧父,妈妈后来不断换情人而对他不闻不问,他心里埋下了对妈妈强烈的恨。当妈妈在他18岁时遭遇车祸死亡后,他就开始了花花公子生涯,但他之所以找那样的女孩,只不过是为了继续表达他对妈妈的恨。妈妈不可靠,所以他要一再找不可靠的女人,以证实他对妈妈的攻击的确是成立的。 他遇到过好女孩,也深深地爱过她。但是,他太挑剔了,一发现女孩的任何缺点,都会给予毫不留情的攻击。最后,这个女孩离开了他,这让他很绝望,让他悲叹:“原来这么好的女孩也一样靠不住!” 但这种“靠不住”的结局,正是他自己制造的。他没有学会掌握幸福,他只学会了重复灾难。原因:我们惧怕丧失预见力强迫性重复无处不在,就好像是,我们只习惯拥有过的生活,如果现在的生活变得与过去不一样了,我们就得做点什么事情,把现在弄得和过去一个样。聪明、漂亮的波西在一家大型公司上班。一开始,同事和上司都喜欢她,这让她很是欣喜,因为她认为,她最大的难题就是不知道怎么和别人打交道。其实,她之所以逃离上一家公司来到现在的新公司,就是因为她觉得她和前面公司的同事和上司关系都搞砸了,她被严重孤立。但是,在新公司刚呆了一个星期后,波西一天晚上突然觉得情绪非常地低落,她反省这一星期的生活,觉得她有很多地方都做错了,认为自己肯定是得罪了顶头上司还有身边的几个同事。到了第二个星期的星期一,她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公司,发现大家的确对她有点不理不睬(实际是大家太忙)。于是,她悲叹:“看来这是真的,我又
复这样的事情,当Lisa有分手的意思时,他没有学会尊重别人的意愿,或者把自己变得温柔一些,而是继续用暴力去保护他那颗受伤的心。但是,如果他不折磨Lisa,Lisa又怎么会想到离开他呢?可以说,Lisa对他的疏远,也是被阿强自己教会的。 Lisa没讲她自己的童年经历,但我怀疑,她的童年经历只怕也比较惨,很可能她的父亲也有强烈的暴力倾向。童年的时候,我们都是强烈自恋的,我们会想,如果父亲不爱我们,我可以做一些事情改变他,让他来爱自己。但是,这个愿望注定会失败,因为那些有暴力倾向的父亲,很少会因为女儿做了什么或者不做什么而改变自己,他会一如既往地重复他的暴力。这个时候,这个小女孩的“改变”愿望就会被压抑下去,等她长大后,重新遇到了一个同样有暴力倾向的男人,这个“改变”愿望就会迅速被激发出来,她会“爱”上这个可以亲近的男人。但内心深处,她其实是想通过改变这个习惯了暴力的男人,并以此证明,她童年时的那种自恋,是正确的。 这种愿望,即便到了成年,也仍然注定会受挫,因为那些有严重暴力倾向的男人,如果不是他们自己渴望改变,那么他们不会为任何女人而改变自己,那些选择他们的女人,注定会受伤,不仅在身体上,也在精神上。改造愿望让她们选择暴力男人 我们不难见到这样一些新闻:一个女明星离开了一个整天暴打她的情侣,但接下来又找了一个喜欢暴力的男人。她们内心中的逻辑,和Lisa是一样的。 重庆一家媒体报道说,一个20岁的女孩嫁给了一个28岁的服刑犯,这个男人犯的是敲诈勒索罪,并且结过一次婚。在结婚前,她每周给男友写三封信督促他接受改造,并在书信来往中爱上了他,最后追着要嫁给他。虽然没有足够的细节,但我可以推断,这个女孩,只怕心中也藏着“改造不良男人”的愿望。这个愿望,让她对不需要改造的、普通的、善良的好男人没有兴趣,只有这种问题男人才会满足她的这种强迫性重复的需要。不过,敲诈勒索与暴力倾向不同。如果只是为了经济原因,而不是因为喜好攻击别人才进行敲诈勒索,那么,这个28岁的服刑犯,被改造成功的可能性,要远远大于前面提到的阿强。如果真是那样,我祝福这个女孩,希望她能通过这次“改造不良男人”的成功经验,改变她的“命运”。 男人和女人建立亲密关系,习惯了幸福的人,会在这个关系中制造爱,而习惯了不幸的人,会在这个关系中制造恨。在电视台工作的阿钟,才华横溢,又仪表堂堂,女友换了一个又一个,但他明确表示,女人根本就不可靠,好吃懒做,无情无义,只想靠男人养。 他找的这些女友,多数的确符合他的描述。但天下那么多好女孩,他为什么就不选呢?其实,他就是为了验证他的断言“女人不好”,所以才找那样的女友的。他这样做,也是为了进行强迫性重复。他幼年丧父,妈妈后来不断换情人而对他不闻不问,他心里埋下了对妈妈强烈的恨。当妈妈在他18岁时遭遇车祸死亡后,他就开始了花花公子生涯,但他之所以找那样的女孩,只不过是为了继续表达他对妈妈的恨。妈妈不可靠,所以他要一再找不可靠的女人,以证实他对妈妈的攻击的确是成立的。 他遇到过好女孩,也深深地爱过她。但是,他太挑剔了,一发现女孩的任何缺点,都会给予毫不留情的攻击。最后,这个女孩离开了他,这让他很绝望,让他悲叹:“原来这么好的女孩也一样靠不住!” 但这种“靠不住”的结局,正是他自己制造的。他没有学会掌握幸福,他只学会了重复灾难。原因:我们惧怕丧失预见力强迫性重复无处不在,就好像是,我们只习惯拥有过的生活,如果现在的生活变得与过去不一样了,我们就得做点什么事情,把现在弄得和过去一个样。聪明、漂亮的波西在一家大型公司上班。一开始,同事和上司都喜欢她,这让她很是欣喜,因为她认为,她最大的难题就是不知道怎么和别人打交道。其实,她之所以逃离上一家公司来到现在的新公司,就是因为她觉得她和前面公司的同事和上司关系都搞砸了,她被严重孤立。但是,在新公司刚呆了一个星期后,波西一天晚上突然觉得情绪非常地低落,她反省这一星期的生活,觉得她有很多地方都做错了,认为自己肯定是得罪了顶头上司还有身边的几个同事。到了第二个星期的星期一,她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公司,发现大家的确对她有点不理不睬(实际是大家太忙)。于是,她悲叹:“看来这是真的,我又一百多年前,一位著名的心理学家在对他的孩子的观察中发现,孩子在经历了一件痛苦或者快乐的事件之后,会在以后不自觉地反复制造同样的机会,以便体验同样的情感。
这位心理学家把这种现象称为强迫性重复。
在人际关系中,强迫性重复可以理解为一个人小时候形成的关系模式的不断复制。
譬如,小时候的关系模式是信任,那么一个人就会不断复制信任,他不仅能赢得一般人的信任,还能赢得那些很难相处的人的信任。按照曾奇峰的观点,是他教会了那些难相处的人信任他。
相反,如果小时候的关系模式是敌意,那么一个人就会不断复制敌意,他不仅对那些与他有冲突的人充满敌意,他对那些本来对他很好的人也充满敌意,最后这些人也真的从对他友善转向了敌意。这一样可以说,是他教会了那些本来对他友善的人转而提防他。
当然,这一切都是相对的,因为他在教别人的时候,别人也会教他。把关系给搞砸了。” 这一天里,她做错了好几件事,譬如删错了电脑里的文件,碰翻了一个同事桌子上的水,和上司打招呼时也忽然间想不起上司的名字了。 结果,等她下班的时候,更加认为自己和同事的关系不可救药了。波西这种情形,也是典型的强迫型重复。和多数习惯了不幸的人一样,当事情真正有些好转时,她会觉得不安,会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不对劲了。 这种不安,是她的控制感在作祟。长期生活在不幸的环境中,我们会发展出特殊的预见能力来,也就是说,我们能够预见,自己会在什么时候遭受其他人的欺负和折磨,这种预见能力会适当地保护我们免于遭受更可怕的折磨。但是,等到了新环境中,我们的预见能力就丧失了,我们会觉得一切好像乱糟糟的,“怎么别人对待我的方式,和我想象得不一样呢?” 这个时候,我们就会在无意识的指引下去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,从而把事情搞砸,让本来对自己友善的人添一点敌意,让本来对自己关心的人多一点不耐烦。等他们这样做的时候,我们虽然觉得很是悲伤“为什么他们终于还是对我不好了?”但另一方面,我们内心深处会安静下来,知道一切又在自己的预见中。无论好的强迫性重复还是糟糕的强迫性重复,改变起来都不是很容易的事情。所以,你会看到,一些坚信会赢得别人爱与支持的人,哪怕被拒绝100次,仍然会若无其事地与你交往。相反,另外一个人,你对他好了99次,但只有一次有一个疏忽,对他不够好,就被他抓住,并当作你不爱他、不支持他的证据了。要建立好的强迫性重复,最好的办法就是父母在孩子童年时给他爱与支持,同时尊重孩子的独立性,同时又给予他足够的信任。那么,孩子就会学到爱、信任、独立与自强,并把这些好的东西不断地在他的人生中进行一遍又一遍的重复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说明 1.一个人的现实人际关系,是他的内在的客体关系向外投射的结果。 2.我们对一个人的态度、看法、情感和行为,部分是被这个人“教会”的。 3.每个人在他成长的过程中,都发展出了一整套保护自己的措施。这些措施可以是成熟的、强大的,也可以说是不成熟的、脆弱的。这是武汉中德医院的创始人、国内著名的精神分析学家曾奇峰总结出的三句话。精神分析是弗洛伊德创办的心理治疗学派,对一般人来讲,既博大精深又晦涩难懂,但曾奇峰认为,整个的精神分析学说可以概括为这三句话。上一期的文章阐述了第一句话,这一期的文章主要阐述第二句话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不过,这种“教”,是在不自觉的情况下进行的,所以更正起来尤其困难,这让我们忍不住悲叹命运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复这样的事情,当Lisa有分手的意思时,他没有学会尊重别人的意愿,或者把自己变得温柔一些,而是继续用暴力去保护他那颗受伤的心。但是,如果他不折磨Lisa,Lisa又怎么会想到离开他呢?可以说,Lisa对他的疏远,也是被阿强自己教会的。 Lisa没讲她自己的童年经历,但我怀疑,她的童年经历只怕也比较惨,很可能她的父亲也有强烈的暴力倾向。童年的时候,我们都是强烈自恋的,我们会想,如果父亲不爱我们,我可以做一些事情改变他,让他来爱自己。但是,这个愿望注定会失败,因为那些有暴力倾向的父亲,很少会因为女儿做了什么或者不做什么而改变自己,他会一如既往地重复他的暴力。这个时候,这个小女孩的“改变”愿望就会被压抑下去,等她长大后,重新遇到了一个同样有暴力倾向的男人,这个“改变”愿望就会迅速被激发出来,她会“爱”上这个可以亲近的男人。但内心深处,她其实是想通过改变这个习惯了暴力的男人,并以此证明,她童年时的那种自恋,是正确的。 这种愿望,即便到了成年,也仍然注定会受挫,因为那些有严重暴力倾向的男人,如果不是他们自己渴望改变,那么他们不会为任何女人而改变自己,那些选择他们的女人,注定会受伤,不仅在身体上,也在精神上。改造愿望让她们选择暴力男人 我们不难见到这样一些新闻:一个女明星离开了一个整天暴打她的情侣,但接下来又找了一个喜欢暴力的男人。她们内心中的逻辑,和Lisa是一样的。 重庆一家媒体报道说,一个20岁的女孩嫁给了一个28岁的服刑犯,这个男人犯的是敲诈勒索罪,并且结过一次婚。在结婚前,她每周给男友写三封信督促他接受改造,并在书信来往中爱上了他,最后追着要嫁给他。虽然没有足够的细节,但我可以推断,这个女孩,只怕心中也藏着“改造不良男人”的愿望。这个愿望,让她对不需要改造的、普通的、善良的好男人没有兴趣,只有这种问题男人才会满足她的这种强迫性重复的需要。不过,敲诈勒索与暴力倾向不同。如果只是为了经济原因,而不是因为喜好攻击别人才进行敲诈勒索,那么,这个28岁的服刑犯,被改造成功的可能性,要远远大于前面提到的阿强。如果真是那样,我祝福这个女孩,希望她能通过这次“改造不良男人”的成功经验,改变她的“命运”。 男人和女人建立亲密关系,习惯了幸福的人,会在这个关系中制造爱,而习惯了不幸的人,会在这个关系中制造恨。在电视台工作的阿钟,才华横溢,又仪表堂堂,女友换了一个又一个,但他明确表示,女人根本就不可靠,好吃懒做,无情无义,只想靠男人养。 他找的这些女友,多数的确符合他的描述。但天下那么多好女孩,他为什么就不选呢?其实,他就是为了验证他的断言“女人不好”,所以才找那样的女友的。他这样做,也是为了进行强迫性重复。他幼年丧父,妈妈后来不断换情人而对他不闻不问,他心里埋下了对妈妈强烈的恨。当妈妈在他18岁时遭遇车祸死亡后,他就开始了花花公子生涯,但他之所以找那样的女孩,只不过是为了继续表达他对妈妈的恨。妈妈不可靠,所以他要一再找不可靠的女人,以证实他对妈妈的攻击的确是成立的。 他遇到过好女孩,也深深地爱过她。但是,他太挑剔了,一发现女孩的任何缺点,都会给予毫不留情的攻击。最后,这个女孩离开了他,这让他很绝望,让他悲叹:“原来这么好的女孩也一样靠不住!” 但这种“靠不住”的结局,正是他自己制造的。他没有学会掌握幸福,他只学会了重复灾难。原因:我们惧怕丧失预见力强迫性重复无处不在,就好像是,我们只习惯拥有过的生活,如果现在的生活变得与过去不一样了,我们就得做点什么事情,把现在弄得和过去一个样。聪明、漂亮的波西在一家大型公司上班。一开始,同事和上司都喜欢她,这让她很是欣喜,因为她认为,她最大的难题就是不知道怎么和别人打交道。其实,她之所以逃离上一家公司来到现在的新公司,就是因为她觉得她和前面公司的同事和上司关系都搞砸了,她被严重孤立。但是,在新公司刚呆了一个星期后,波西一天晚上突然觉得情绪非常地低落,她反省这一星期的生活,觉得她有很多地方都做错了,认为自己肯定是得罪了顶头上司还有身边的几个同事。到了第二个星期的星期一,她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公司,发现大家的确对她有点不理不睬(实际是大家太忙)。于是,她悲叹:“看来这是真的,我又恋爱:两人强迫性重复的双重奏
一名才女,在一般的场合中,她可以不说错一句话,不做错一件事,她总能挑选在最恰当的时候说最恰当的话,并赢得人们的瞩目与尊重。
然而,每隔一段时间,她就会制造一个大麻烦,然后花上巨大的力气去化解这个麻烦。这些麻烦都与男人有关。她有过一次婚姻,当时她只花了一个星期就与一个男人完成了从相识、相爱到结婚这整个过程。
这是个大麻烦,后来她花了三年的时间去解除这个婚姻。
她还曾经谈过一次没有希望的恋爱,并为这次恋爱付出了巨大的努力,譬如放弃轻而易举的出国机会。但在其他人眼里,这场恋爱一开始就可以看出没有希望。
但她就是要不断这样做:找到一个不适合的男人,然后彼此相爱并相互折磨数年,最后分手。
这是典型的强迫性重复,她有非凡的才华,而且很有魅力,应该可以轻松地赢得幸福生活,但她就是做不到,一次又一次地跌倒在自己制造的大坑里。
一个叫Lisa的女孩给我来信,很可怜地描绘说,男友阿强整天虐待她,一次又一次让她想到死。我回信说,我愿意为她提供心理辅助,并尽可能为她寻求其他社会方面的支持。
但她第二封信却问我:“请问怎么可以改变他。”正是这个愿望毁了她,让她卷入了被虐待的漩涡。
阿强的童年非常悲惨,很小的时候父亲去世,他跟着再嫁的母亲,而几个兄弟姐妹被送给其他亲戚。在继父家,他也饱受守欺凌。于是,他一直在强身健体以保护自己,并学会了很残忍地打架,他甚至会用虐待的方式表达爱。小时候,为了留一个亲戚过夜,他上去狠狠地咬了亲人一口。长大后,他又遭遇了一系列苦难,谈了几年的女友又遭遇意外死亡……
在这种时候,Lisa认识了阿强,并被他的不幸遭遇深深打动,接着爱上了他并与他同居。然而,她无法忍受阿强的暴力,于是想到分手,但还没提出分手就被阿强猜出来,从此开始对她进行更残酷的虐待。
这是两个人强迫性重复的双重奏。把关系给搞砸了。” 这一天里,她做错了好几件事,譬如删错了电脑里的文件,碰翻了一个同事桌子上的水,和上司打招呼时也忽然间想不起上司的名字了。结果,等她下班的时候,更加认为自己和同事的关系不可救药了。 波西这种情形,也是典型的强迫型重复。和多数习惯了不幸的人一样,当事情真正有些好转时,她会觉得不安,会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不对劲了。这种不安,是她的控制感在作祟。长期生活在不幸的环境中,我们会发展出特殊的预见能力来,也就是说,我们能够预见,自己会在什么时候遭受其他人的欺负和折磨,这种预见能力会适当地保护我们免于遭受更可怕的折磨。但是,等到了新环境中,我们的预见能力就丧失了,我们会觉得一切好像乱糟糟的,“怎么别人对待我的方式,和我想象得不一样呢?” 这个时候,我们就会在无意识的指引下去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,从而把事情搞砸,让本来对自己友善的人添一点敌意,让本来对自己关心的人多一点不耐烦。等他们这样做的时候,我们虽然觉得很是悲伤“为什么他们终于还是对我不好了?”但另一方面,我们内心深处会安静下来,知道一切又在自己的预见中。无论好的强迫性重复还是糟糕的强迫性重复,改变起来都不是很容易的事情。所以,你会看到,一些坚信会赢得别人爱与支持的人,哪怕被拒绝100次,仍然会若无其事地与你交往。相反,另外一个人,你对他好了99次,但只有一次有一个疏忽,对他不够好,就被他抓住,并当作你不爱他、不支持他的证据了。要建立好的强迫性重复,最好的办法就是父母在孩子童年时给他爱与支持,同时尊重孩子的独立性,同时又给予他足够的信任。那么,孩子就会学到爱、信任、独立与自强,并把这些好的东西不断地在他的人生中进行一遍又一遍的重复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说明 1.一个人的现实人际关系,是他的内在的客体关系向外投射的结果。 2.我们对一个人的态度、看法、情感和行为,部分是被这个人“教会”的。 3.每个人在他成长的过程中,都发展出了一整套保护自己的措施。这些措施可以是成熟的、强大的,也可以说是不成熟的、脆弱的。这是武汉中德医院的创始人、国内著名的精神分析学家曾奇峰总结出的三句话。精神分析是弗洛伊德创办的心理治疗学派,对一般人来讲,既博大精深又晦涩难懂,但曾奇峰认为,整个的精神分析学说可以概括为这三句话。上一期的文章阐述了第一句话,这一期的文章主要阐述第二句话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阿强的童年太苦,让他不仅早早学会了用暴力保护自己,还学会了用暴力表达爱。在后来的人生中,他一再重复这样的事情,当Lisa有分手的意思时,他没有学会尊重别人的意愿,或者把自己变得温柔一些,而是继续用暴力去保护他那颗受伤的心。但是,如果他不折磨Lisa,Lisa又怎么会想到离开他呢?可以说,Lisa对他的疏远,也是被阿强自己教会的。
Lisa没讲她自己的童年经历,但我怀疑,她的童年经历只怕也比较惨,很可能她的父亲也有强烈的暴力倾向。童年的时候,我们都是强烈自恋的,我们会想,如果父亲不爱我们,我可以做一些事情改变他,让他来爱自己。但是,这个愿望注定会失败,因为那些有暴力倾向的父亲,很少会因为女儿做了什么或者不做什么而改变自己,他会一如既往地重复他的暴力。
这个时候,这个小女孩的“改变”愿望就会被压抑下去,等她长大后,重新遇到了一个同样有暴力倾向的男人,这个“改变”愿望就会迅速被激发出来,她会“爱”上这个可以亲近的男人。但内心深处,她其实是想通过改变这个习惯了暴力的男人,并以此证明,她童年时的那种自恋,是正确的。把关系给搞砸了。” 这一天里,她做错了好几件事,譬如删错了电脑里的文件,碰翻了一个同事桌子上的水,和上司打招呼时也忽然间想不起上司的名字了。结果,等她下班的时候,更加认为自己和同事的关系不可救药了。 波西这种情形,也是典型的强迫型重复。和多数习惯了不幸的人一样,当事情真正有些好转时,她会觉得不安,会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不对劲了。这种不安,是她的控制感在作祟。长期生活在不幸的环境中,我们会发展出特殊的预见能力来,也就是说,我们能够预见,自己会在什么时候遭受其他人的欺负和折磨,这种预见能力会适当地保护我们免于遭受更可怕的折磨。但是,等到了新环境中,我们的预见能力就丧失了,我们会觉得一切好像乱糟糟的,“怎么别人对待我的方式,和我想象得不一样呢?” 这个时候,我们就会在无意识的指引下去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,从而把事情搞砸,让本来对自己友善的人添一点敌意,让本来对自己关心的人多一点不耐烦。等他们这样做的时候,我们虽然觉得很是悲伤“为什么他们终于还是对我不好了?”但另一方面,我们内心深处会安静下来,知道一切又在自己的预见中。无论好的强迫性重复还是糟糕的强迫性重复,改变起来都不是很容易的事情。所以,你会看到,一些坚信会赢得别人爱与支持的人,哪怕被拒绝100次,仍然会若无其事地与你交往。相反,另外一个人,你对他好了99次,但只有一次有一个疏忽,对他不够好,就被他抓住,并当作你不爱他、不支持他的证据了。要建立好的强迫性重复,最好的办法就是父母在孩子童年时给他爱与支持,同时尊重孩子的独立性,同时又给予他足够的信任。那么,孩子就会学到爱、信任、独立与自强,并把这些好的东西不断地在他的人生中进行一遍又一遍的重复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说明 1.一个人的现实人际关系,是他的内在的客体关系向外投射的结果。 2.我们对一个人的态度、看法、情感和行为,部分是被这个人“教会”的。 3.每个人在他成长的过程中,都发展出了一整套保护自己的措施。这些措施可以是成熟的、强大的,也可以说是不成熟的、脆弱的。这是武汉中德医院的创始人、国内著名的精神分析学家曾奇峰总结出的三句话。精神分析是弗洛伊德创办的心理治疗学派,对一般人来讲,既博大精深又晦涩难懂,但曾奇峰认为,整个的精神分析学说可以概括为这三句话。上一期的文章阐述了第一句话,这一期的文章主要阐述第二句话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这种愿望,即便到了成年,也仍然注定会受挫,因为那些有严重暴力倾向的男人,如果不是他们自己渴望改变,那么他们不会为任何女人而改变自己,那些选择他们的女人,注定会受伤,不仅在身体上,也在精神上。

复这样的事情,当Lisa有分手的意思时,他没有学会尊重别人的意愿,或者把自己变得温柔一些,而是继续用暴力去保护他那颗受伤的心。但是,如果他不折磨Lisa,Lisa又怎么会想到离开他呢?可以说,Lisa对他的疏远,也是被阿强自己教会的。 Lisa没讲她自己的童年经历,但我怀疑,她的童年经历只怕也比较惨,很可能她的父亲也有强烈的暴力倾向。童年的时候,我们都是强烈自恋的,我们会想,如果父亲不爱我们,我可以做一些事情改变他,让他来爱自己。但是,这个愿望注定会失败,因为那些有暴力倾向的父亲,很少会因为女儿做了什么或者不做什么而改变自己,他会一如既往地重复他的暴力。这个时候,这个小女孩的“改变”愿望就会被压抑下去,等她长大后,重新遇到了一个同样有暴力倾向的男人,这个“改变”愿望就会迅速被激发出来,她会“爱”上这个可以亲近的男人。但内心深处,她其实是想通过改变这个习惯了暴力的男人,并以此证明,她童年时的那种自恋,是正确的。 这种愿望,即便到了成年,也仍然注定会受挫,因为那些有严重暴力倾向的男人,如果不是他们自己渴望改变,那么他们不会为任何女人而改变自己,那些选择他们的女人,注定会受伤,不仅在身体上,也在精神上。改造愿望让她们选择暴力男人 我们不难见到这样一些新闻:一个女明星离开了一个整天暴打她的情侣,但接下来又找了一个喜欢暴力的男人。她们内心中的逻辑,和Lisa是一样的。 重庆一家媒体报道说,一个20岁的女孩嫁给了一个28岁的服刑犯,这个男人犯的是敲诈勒索罪,并且结过一次婚。在结婚前,她每周给男友写三封信督促他接受改造,并在书信来往中爱上了他,最后追着要嫁给他。虽然没有足够的细节,但我可以推断,这个女孩,只怕心中也藏着“改造不良男人”的愿望。这个愿望,让她对不需要改造的、普通的、善良的好男人没有兴趣,只有这种问题男人才会满足她的这种强迫性重复的需要。不过,敲诈勒索与暴力倾向不同。如果只是为了经济原因,而不是因为喜好攻击别人才进行敲诈勒索,那么,这个28岁的服刑犯,被改造成功的可能性,要远远大于前面提到的阿强。如果真是那样,我祝福这个女孩,希望她能通过这次“改造不良男人”的成功经验,改变她的“命运”。 男人和女人建立亲密关系,习惯了幸福的人,会在这个关系中制造爱,而习惯了不幸的人,会在这个关系中制造恨。在电视台工作的阿钟,才华横溢,又仪表堂堂,女友换了一个又一个,但他明确表示,女人根本就不可靠,好吃懒做,无情无义,只想靠男人养。 他找的这些女友,多数的确符合他的描述。但天下那么多好女孩,他为什么就不选呢?其实,他就是为了验证他的断言“女人不好”,所以才找那样的女友的。他这样做,也是为了进行强迫性重复。他幼年丧父,妈妈后来不断换情人而对他不闻不问,他心里埋下了对妈妈强烈的恨。当妈妈在他18岁时遭遇车祸死亡后,他就开始了花花公子生涯,但他之所以找那样的女孩,只不过是为了继续表达他对妈妈的恨。妈妈不可靠,所以他要一再找不可靠的女人,以证实他对妈妈的攻击的确是成立的。 他遇到过好女孩,也深深地爱过她。但是,他太挑剔了,一发现女孩的任何缺点,都会给予毫不留情的攻击。最后,这个女孩离开了他,这让他很绝望,让他悲叹:“原来这么好的女孩也一样靠不住!” 但这种“靠不住”的结局,正是他自己制造的。他没有学会掌握幸福,他只学会了重复灾难。原因:我们惧怕丧失预见力强迫性重复无处不在,就好像是,我们只习惯拥有过的生活,如果现在的生活变得与过去不一样了,我们就得做点什么事情,把现在弄得和过去一个样。聪明、漂亮的波西在一家大型公司上班。一开始,同事和上司都喜欢她,这让她很是欣喜,因为她认为,她最大的难题就是不知道怎么和别人打交道。其实,她之所以逃离上一家公司来到现在的新公司,就是因为她觉得她和前面公司的同事和上司关系都搞砸了,她被严重孤立。但是,在新公司刚呆了一个星期后,波西一天晚上突然觉得情绪非常地低落,她反省这一星期的生活,觉得她有很多地方都做错了,认为自己肯定是得罪了顶头上司还有身边的几个同事。到了第二个星期的星期一,她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公司,发现大家的确对她有点不理不睬(实际是大家太忙)。于是,她悲叹:“看来这是真的,我又

改造愿望让她们选择暴力男人
我们不难见到这样一些新闻:一个女明星离开了一个整天暴打她的情侣,但接下来又找了一个喜欢暴力的男人。她们内心中的逻辑,和Lisa是一样的。
重庆一家媒体报道说,一个20岁的女孩嫁给了一个28岁的服刑犯,这个男人犯的是敲诈勒索罪,并且结过一次婚。在结婚前,她每周给男友写三封信督促他接受改造,并在书信来往中爱上了他,最后追着要嫁给他。
虽然没有足够的细节,但我可以推断,这个女孩,只怕心中也藏着“改造不良男人”的愿望。这个愿望,让她对不需要改造的、普通的、善良的好男人没有兴趣,只有这种问题男人才会满足她的这种强迫性重复的需要。 学会幸福就重复幸福; 学会不幸就重复不幸; 学会信任就重复信任; 学会敌意就重复敌意; …… 命运=心理的强迫性重复 不要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! 这句话,是我们最常听到的警言之一。但之所以最常听到,正是因为,这是最难做到的。其实,我们大多数人的人生,就是不断地重复同样的事情。 如果你得到了幸福,你就重复幸福。如果你学会了信任,你就重复信任。 相反,如果你得到了痛苦,你就复制痛苦。如果你学会了敌意,你就重复敌意。很多心理学家认为,这种强迫性重复,就是所谓的命运。 而不幸的人,大多数时候就是不断地在重复同样的错误,不断地在同一个地方跌倒,但这个地方其实没有罪,让我们跌倒的,是我们自己。譬如,旁观别人时,你可能很容易就发现,嘿,那个家伙,在一个萝卜坑里摔了一跤后,哭了一会儿走开了,但一会儿又回过头来,走到那个萝卜坑里,又摔了一跤,接着又哇哇大哭,抱怨命运的不公平。这真荒谬!这个家伙真是令人纳闷!你可能会这样感叹。 但是,如果认真地审视你自己,你会不情愿地发现,你自己一样也至少有一两个坑,你不断地在那里摔跤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小知识:强迫性重复 一百多年前,一位著名的心理学家在对他的孩子的观察中发现,孩子在经历了一件痛苦或者快乐的事件之后,会在以后不自觉地反复制造同样的机会,以便体验同样的情感。这位心理学家把这种现象称为强迫性重复。 在人际关系中,强迫性重复可以理解为一个人小时候形成的关系模式的不断复制。 譬如,小时候的关系模式是信任,那么一个人就会不断复制信任,他不仅能赢得一般人的信任,还能赢得那些很难相处的人的信任。按照曾奇峰的观点,是他教会了那些难相处的人信任他。相反,如果小时候的关系模式是敌意,那么一个人就会不断复制敌意,他不仅对那些与他有冲突的人充满敌意,他对那些本来对他很好的人也充满敌意,最后这些人也真的从对他友善转向了敌意。这一样可以说,是他教会了那些本来对他友善的人转而提防他。当然,这一切都是相对的,因为他在教别人的时候,别人也会教他。 不过,这种“教”,是在不自觉的情况下进行的,所以更正起来尤其困难,这让我们忍不住悲叹命运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恋爱:两人强迫性重复的双重奏 一名才女,在一般的场合中,她可以不说错一句话,不做错一件事,她总能挑选在最恰当的时候说最恰当的话,并赢得人们的瞩目与尊重。然而,每隔一段时间,她就会制造一个大麻烦,然后花上巨大的力气去化解这个麻烦。这些麻烦都与男人有关。她有过一次婚姻,当时她只花了一个星期就与一个男人完成了从相识、相爱到结婚这整个过程。这是个大麻烦,后来她花了三年的时间去解除这个婚姻。 她还曾经谈过一次没有希望的恋爱,并为这次恋爱付出了巨大的努力,譬如放弃轻而易举的出国机会。但在其他人眼里,这场恋爱一开始就可以看出没有希望。但她就是要不断这样做:找到一个不适合的男人,然后彼此相爱并相互折磨数年,最后分手。 这是典型的强迫性重复,她有非凡的才华,而且很有魅力,应该可以轻松地赢得幸福生活,但她就是做不到,一次又一次地跌倒在自己制造的大坑里。一个叫Lisa的女孩给我来信,很可怜地描绘说,男友阿强整天虐待她,一次又一次让她想到死。我回信说,我愿意为她提供心理辅助,并尽可能为她寻求其他社会方面的支持。但她第二封信却问我:“请问怎么可以改变他。”正是这个愿望毁了她,让她卷入了被虐待的漩涡。阿强的童年非常悲惨,很小的时候父亲去世,他跟着再嫁的母亲,而几个兄弟姐妹被送给其他亲戚。在继父家,他也饱受守欺凌。于是,他一直在强身健体以保护自己,并学会了很残忍地打架,他甚至会用虐待的方式表达爱。小时候,为了留一个亲戚过夜,他上去狠狠地咬了亲人一口。长大后,他又遭遇了一系列苦难,谈了几年的女友又遭遇意外死亡…… 在这种时候,Lisa认识了阿强,并被他的不幸遭遇深深打动,接着爱上了他并与他同居。然而,她无法忍受阿强的暴力,于是想到分手,但还没提出分手就被阿强猜出来,从此开始对她进行更残酷的虐待。这是两个人强迫性重复的双重奏。 阿强的童年太苦,让他不仅早早学会了用暴力保护自己,还学会了用暴力表达爱。在后来的人生中,他一再重
不过,敲诈勒索与暴力倾向不同。如果只是为了经济原因,而不是因为喜好攻击别人才进行敲诈勒索,那么,这个28岁的服刑犯,被改造成功的可能性,要远远大于前面提到的阿强。
如果真是那样,我祝福这个女孩,希望她能通过这次“改造不良男人”的成功经验,改变她的“命运”。
男人和女人建立亲密关系,习惯了幸福的人,会在这个关系中制造爱,而习惯了不幸的人,会在这个关系中制造恨。
在电视台工作的阿钟,才华横溢,又仪表堂堂,女友换了一个又一个,但他明确表示,女人根本就不可靠,好吃懒做,无情无义,只想靠男人养。
他找的这些女友,多数的确符合他的描述。但天下那么多好女孩,他为什么就不选呢?
其实,他就是为了验证他的断言“女人不好”,所以才找那样的女友的。复这样的事情,当Lisa有分手的意思时,他没有学会尊重别人的意愿,或者把自己变得温柔一些,而是继续用暴力去保护他那颗受伤的心。但是,如果他不折磨Lisa,Lisa又怎么会想到离开他呢?可以说,Lisa对他的疏远,也是被阿强自己教会的。 Lisa没讲她自己的童年经历,但我怀疑,她的童年经历只怕也比较惨,很可能她的父亲也有强烈的暴力倾向。童年的时候,我们都是强烈自恋的,我们会想,如果父亲不爱我们,我可以做一些事情改变他,让他来爱自己。但是,这个愿望注定会失败,因为那些有暴力倾向的父亲,很少会因为女儿做了什么或者不做什么而改变自己,他会一如既往地重复他的暴力。这个时候,这个小女孩的“改变”愿望就会被压抑下去,等她长大后,重新遇到了一个同样有暴力倾向的男人,这个“改变”愿望就会迅速被激发出来,她会“爱”上这个可以亲近的男人。但内心深处,她其实是想通过改变这个习惯了暴力的男人,并以此证明,她童年时的那种自恋,是正确的。 这种愿望,即便到了成年,也仍然注定会受挫,因为那些有严重暴力倾向的男人,如果不是他们自己渴望改变,那么他们不会为任何女人而改变自己,那些选择他们的女人,注定会受伤,不仅在身体上,也在精神上。改造愿望让她们选择暴力男人 我们不难见到这样一些新闻:一个女明星离开了一个整天暴打她的情侣,但接下来又找了一个喜欢暴力的男人。她们内心中的逻辑,和Lisa是一样的。 重庆一家媒体报道说,一个20岁的女孩嫁给了一个28岁的服刑犯,这个男人犯的是敲诈勒索罪,并且结过一次婚。在结婚前,她每周给男友写三封信督促他接受改造,并在书信来往中爱上了他,最后追着要嫁给他。虽然没有足够的细节,但我可以推断,这个女孩,只怕心中也藏着“改造不良男人”的愿望。这个愿望,让她对不需要改造的、普通的、善良的好男人没有兴趣,只有这种问题男人才会满足她的这种强迫性重复的需要。不过,敲诈勒索与暴力倾向不同。如果只是为了经济原因,而不是因为喜好攻击别人才进行敲诈勒索,那么,这个28岁的服刑犯,被改造成功的可能性,要远远大于前面提到的阿强。如果真是那样,我祝福这个女孩,希望她能通过这次“改造不良男人”的成功经验,改变她的“命运”。 男人和女人建立亲密关系,习惯了幸福的人,会在这个关系中制造爱,而习惯了不幸的人,会在这个关系中制造恨。在电视台工作的阿钟,才华横溢,又仪表堂堂,女友换了一个又一个,但他明确表示,女人根本就不可靠,好吃懒做,无情无义,只想靠男人养。 他找的这些女友,多数的确符合他的描述。但天下那么多好女孩,他为什么就不选呢?其实,他就是为了验证他的断言“女人不好”,所以才找那样的女友的。他这样做,也是为了进行强迫性重复。他幼年丧父,妈妈后来不断换情人而对他不闻不问,他心里埋下了对妈妈强烈的恨。当妈妈在他18岁时遭遇车祸死亡后,他就开始了花花公子生涯,但他之所以找那样的女孩,只不过是为了继续表达他对妈妈的恨。妈妈不可靠,所以他要一再找不可靠的女人,以证实他对妈妈的攻击的确是成立的。 他遇到过好女孩,也深深地爱过她。但是,他太挑剔了,一发现女孩的任何缺点,都会给予毫不留情的攻击。最后,这个女孩离开了他,这让他很绝望,让他悲叹:“原来这么好的女孩也一样靠不住!” 但这种“靠不住”的结局,正是他自己制造的。他没有学会掌握幸福,他只学会了重复灾难。原因:我们惧怕丧失预见力强迫性重复无处不在,就好像是,我们只习惯拥有过的生活,如果现在的生活变得与过去不一样了,我们就得做点什么事情,把现在弄得和过去一个样。聪明、漂亮的波西在一家大型公司上班。一开始,同事和上司都喜欢她,这让她很是欣喜,因为她认为,她最大的难题就是不知道怎么和别人打交道。其实,她之所以逃离上一家公司来到现在的新公司,就是因为她觉得她和前面公司的同事和上司关系都搞砸了,她被严重孤立。但是,在新公司刚呆了一个星期后,波西一天晚上突然觉得情绪非常地低落,她反省这一星期的生活,觉得她有很多地方都做错了,认为自己肯定是得罪了顶头上司还有身边的几个同事。到了第二个星期的星期一,她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公司,发现大家的确对她有点不理不睬(实际是大家太忙)。于是,她悲叹:“看来这是真的,我又
他这样做,也是为了进行强迫性重复。他幼年丧父,妈妈后来不断换情人而对他不闻不问,他心里埋下了对妈妈强烈的恨。当妈妈在他18岁时遭遇车祸死亡后,他就开始了花花公子生涯,但他之所以找那样的女孩,只不过是为了继续表达他对妈妈的恨。
妈妈不可靠,所以他要一再找不可靠的女人,以证实他对妈妈的攻击的确是成立的。
他遇到过好女孩,也深深地爱过她。但是,他太挑剔了,一发现女孩的任何缺点,都会给予毫不留情的攻击。最后,这个女孩离开了他,这让他很绝望,让他悲叹:“原来这么好的女孩也一样靠不住!”
但这种“靠不住”的结局,正是他自己制造的。他没有学会掌握幸福,他只学会了重复灾难。

复这样的事情,当Lisa有分手的意思时,他没有学会尊重别人的意愿,或者把自己变得温柔一些,而是继续用暴力去保护他那颗受伤的心。但是,如果他不折磨Lisa,Lisa又怎么会想到离开他呢?可以说,Lisa对他的疏远,也是被阿强自己教会的。 Lisa没讲她自己的童年经历,但我怀疑,她的童年经历只怕也比较惨,很可能她的父亲也有强烈的暴力倾向。童年的时候,我们都是强烈自恋的,我们会想,如果父亲不爱我们,我可以做一些事情改变他,让他来爱自己。但是,这个愿望注定会失败,因为那些有暴力倾向的父亲,很少会因为女儿做了什么或者不做什么而改变自己,他会一如既往地重复他的暴力。这个时候,这个小女孩的“改变”愿望就会被压抑下去,等她长大后,重新遇到了一个同样有暴力倾向的男人,这个“改变”愿望就会迅速被激发出来,她会“爱”上这个可以亲近的男人。但内心深处,她其实是想通过改变这个习惯了暴力的男人,并以此证明,她童年时的那种自恋,是正确的。 这种愿望,即便到了成年,也仍然注定会受挫,因为那些有严重暴力倾向的男人,如果不是他们自己渴望改变,那么他们不会为任何女人而改变自己,那些选择他们的女人,注定会受伤,不仅在身体上,也在精神上。改造愿望让她们选择暴力男人 我们不难见到这样一些新闻:一个女明星离开了一个整天暴打她的情侣,但接下来又找了一个喜欢暴力的男人。她们内心中的逻辑,和Lisa是一样的。 重庆一家媒体报道说,一个20岁的女孩嫁给了一个28岁的服刑犯,这个男人犯的是敲诈勒索罪,并且结过一次婚。在结婚前,她每周给男友写三封信督促他接受改造,并在书信来往中爱上了他,最后追着要嫁给他。虽然没有足够的细节,但我可以推断,这个女孩,只怕心中也藏着“改造不良男人”的愿望。这个愿望,让她对不需要改造的、普通的、善良的好男人没有兴趣,只有这种问题男人才会满足她的这种强迫性重复的需要。不过,敲诈勒索与暴力倾向不同。如果只是为了经济原因,而不是因为喜好攻击别人才进行敲诈勒索,那么,这个28岁的服刑犯,被改造成功的可能性,要远远大于前面提到的阿强。如果真是那样,我祝福这个女孩,希望她能通过这次“改造不良男人”的成功经验,改变她的“命运”。 男人和女人建立亲密关系,习惯了幸福的人,会在这个关系中制造爱,而习惯了不幸的人,会在这个关系中制造恨。在电视台工作的阿钟,才华横溢,又仪表堂堂,女友换了一个又一个,但他明确表示,女人根本就不可靠,好吃懒做,无情无义,只想靠男人养。 他找的这些女友,多数的确符合他的描述。但天下那么多好女孩,他为什么就不选呢?其实,他就是为了验证他的断言“女人不好”,所以才找那样的女友的。他这样做,也是为了进行强迫性重复。他幼年丧父,妈妈后来不断换情人而对他不闻不问,他心里埋下了对妈妈强烈的恨。当妈妈在他18岁时遭遇车祸死亡后,他就开始了花花公子生涯,但他之所以找那样的女孩,只不过是为了继续表达他对妈妈的恨。妈妈不可靠,所以他要一再找不可靠的女人,以证实他对妈妈的攻击的确是成立的。 他遇到过好女孩,也深深地爱过她。但是,他太挑剔了,一发现女孩的任何缺点,都会给予毫不留情的攻击。最后,这个女孩离开了他,这让他很绝望,让他悲叹:“原来这么好的女孩也一样靠不住!” 但这种“靠不住”的结局,正是他自己制造的。他没有学会掌握幸福,他只学会了重复灾难。原因:我们惧怕丧失预见力强迫性重复无处不在,就好像是,我们只习惯拥有过的生活,如果现在的生活变得与过去不一样了,我们就得做点什么事情,把现在弄得和过去一个样。聪明、漂亮的波西在一家大型公司上班。一开始,同事和上司都喜欢她,这让她很是欣喜,因为她认为,她最大的难题就是不知道怎么和别人打交道。其实,她之所以逃离上一家公司来到现在的新公司,就是因为她觉得她和前面公司的同事和上司关系都搞砸了,她被严重孤立。但是,在新公司刚呆了一个星期后,波西一天晚上突然觉得情绪非常地低落,她反省这一星期的生活,觉得她有很多地方都做错了,认为自己肯定是得罪了顶头上司还有身边的几个同事。到了第二个星期的星期一,她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公司,发现大家的确对她有点不理不睬(实际是大家太忙)。于是,她悲叹:“看来这是真的,我又

原因:我们惧怕丧失预见力复这样的事情,当Lisa有分手的意思时,他没有学会尊重别人的意愿,或者把自己变得温柔一些,而是继续用暴力去保护他那颗受伤的心。但是,如果他不折磨Lisa,Lisa又怎么会想到离开他呢?可以说,Lisa对他的疏远,也是被阿强自己教会的。 Lisa没讲她自己的童年经历,但我怀疑,她的童年经历只怕也比较惨,很可能她的父亲也有强烈的暴力倾向。童年的时候,我们都是强烈自恋的,我们会想,如果父亲不爱我们,我可以做一些事情改变他,让他来爱自己。但是,这个愿望注定会失败,因为那些有暴力倾向的父亲,很少会因为女儿做了什么或者不做什么而改变自己,他会一如既往地重复他的暴力。这个时候,这个小女孩的“改变”愿望就会被压抑下去,等她长大后,重新遇到了一个同样有暴力倾向的男人,这个“改变”愿望就会迅速被激发出来,她会“爱”上这个可以亲近的男人。但内心深处,她其实是想通过改变这个习惯了暴力的男人,并以此证明,她童年时的那种自恋,是正确的。 这种愿望,即便到了成年,也仍然注定会受挫,因为那些有严重暴力倾向的男人,如果不是他们自己渴望改变,那么他们不会为任何女人而改变自己,那些选择他们的女人,注定会受伤,不仅在身体上,也在精神上。改造愿望让她们选择暴力男人 我们不难见到这样一些新闻:一个女明星离开了一个整天暴打她的情侣,但接下来又找了一个喜欢暴力的男人。她们内心中的逻辑,和Lisa是一样的。 重庆一家媒体报道说,一个20岁的女孩嫁给了一个28岁的服刑犯,这个男人犯的是敲诈勒索罪,并且结过一次婚。在结婚前,她每周给男友写三封信督促他接受改造,并在书信来往中爱上了他,最后追着要嫁给他。虽然没有足够的细节,但我可以推断,这个女孩,只怕心中也藏着“改造不良男人”的愿望。这个愿望,让她对不需要改造的、普通的、善良的好男人没有兴趣,只有这种问题男人才会满足她的这种强迫性重复的需要。不过,敲诈勒索与暴力倾向不同。如果只是为了经济原因,而不是因为喜好攻击别人才进行敲诈勒索,那么,这个28岁的服刑犯,被改造成功的可能性,要远远大于前面提到的阿强。如果真是那样,我祝福这个女孩,希望她能通过这次“改造不良男人”的成功经验,改变她的“命运”。 男人和女人建立亲密关系,习惯了幸福的人,会在这个关系中制造爱,而习惯了不幸的人,会在这个关系中制造恨。在电视台工作的阿钟,才华横溢,又仪表堂堂,女友换了一个又一个,但他明确表示,女人根本就不可靠,好吃懒做,无情无义,只想靠男人养。 他找的这些女友,多数的确符合他的描述。但天下那么多好女孩,他为什么就不选呢?其实,他就是为了验证他的断言“女人不好”,所以才找那样的女友的。他这样做,也是为了进行强迫性重复。他幼年丧父,妈妈后来不断换情人而对他不闻不问,他心里埋下了对妈妈强烈的恨。当妈妈在他18岁时遭遇车祸死亡后,他就开始了花花公子生涯,但他之所以找那样的女孩,只不过是为了继续表达他对妈妈的恨。妈妈不可靠,所以他要一再找不可靠的女人,以证实他对妈妈的攻击的确是成立的。 他遇到过好女孩,也深深地爱过她。但是,他太挑剔了,一发现女孩的任何缺点,都会给予毫不留情的攻击。最后,这个女孩离开了他,这让他很绝望,让他悲叹:“原来这么好的女孩也一样靠不住!” 但这种“靠不住”的结局,正是他自己制造的。他没有学会掌握幸福,他只学会了重复灾难。原因:我们惧怕丧失预见力强迫性重复无处不在,就好像是,我们只习惯拥有过的生活,如果现在的生活变得与过去不一样了,我们就得做点什么事情,把现在弄得和过去一个样。聪明、漂亮的波西在一家大型公司上班。一开始,同事和上司都喜欢她,这让她很是欣喜,因为她认为,她最大的难题就是不知道怎么和别人打交道。其实,她之所以逃离上一家公司来到现在的新公司,就是因为她觉得她和前面公司的同事和上司关系都搞砸了,她被严重孤立。但是,在新公司刚呆了一个星期后,波西一天晚上突然觉得情绪非常地低落,她反省这一星期的生活,觉得她有很多地方都做错了,认为自己肯定是得罪了顶头上司还有身边的几个同事。到了第二个星期的星期一,她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公司,发现大家的确对她有点不理不睬(实际是大家太忙)。于是,她悲叹:“看来这是真的,我又
强迫性重复无处不在,就好像是,我们只习惯拥有过的生活,如果现在的生活变得与过去不一样了,我们就得做点什么事情,把现在弄得和过去一个样。
聪明、漂亮的波西在一家大型公司上班。一开始,同事和上司都喜欢她,这让她很是欣喜,因为她认为,她最大的难题就是不知道怎么和别人打交道。其实,她之所以逃离上一家公司来到现在的新公司,就是因为她觉得她和前面公司的同事和上司关系都搞砸了,她被严重孤立。
但是,在新公司刚呆了一个星期后,波西一天晚上突然觉得情绪非常地低落,她反省这一星期的生活,觉得她有很多地方都做错了,认为自己肯定是得罪了顶头上司还有身边的几个同事。复这样的事情,当Lisa有分手的意思时,他没有学会尊重别人的意愿,或者把自己变得温柔一些,而是继续用暴力去保护他那颗受伤的心。但是,如果他不折磨Lisa,Lisa又怎么会想到离开他呢?可以说,Lisa对他的疏远,也是被阿强自己教会的。 Lisa没讲她自己的童年经历,但我怀疑,她的童年经历只怕也比较惨,很可能她的父亲也有强烈的暴力倾向。童年的时候,我们都是强烈自恋的,我们会想,如果父亲不爱我们,我可以做一些事情改变他,让他来爱自己。但是,这个愿望注定会失败,因为那些有暴力倾向的父亲,很少会因为女儿做了什么或者不做什么而改变自己,他会一如既往地重复他的暴力。这个时候,这个小女孩的“改变”愿望就会被压抑下去,等她长大后,重新遇到了一个同样有暴力倾向的男人,这个“改变”愿望就会迅速被激发出来,她会“爱”上这个可以亲近的男人。但内心深处,她其实是想通过改变这个习惯了暴力的男人,并以此证明,她童年时的那种自恋,是正确的。 这种愿望,即便到了成年,也仍然注定会受挫,因为那些有严重暴力倾向的男人,如果不是他们自己渴望改变,那么他们不会为任何女人而改变自己,那些选择他们的女人,注定会受伤,不仅在身体上,也在精神上。改造愿望让她们选择暴力男人 我们不难见到这样一些新闻:一个女明星离开了一个整天暴打她的情侣,但接下来又找了一个喜欢暴力的男人。她们内心中的逻辑,和Lisa是一样的。 重庆一家媒体报道说,一个20岁的女孩嫁给了一个28岁的服刑犯,这个男人犯的是敲诈勒索罪,并且结过一次婚。在结婚前,她每周给男友写三封信督促他接受改造,并在书信来往中爱上了他,最后追着要嫁给他。虽然没有足够的细节,但我可以推断,这个女孩,只怕心中也藏着“改造不良男人”的愿望。这个愿望,让她对不需要改造的、普通的、善良的好男人没有兴趣,只有这种问题男人才会满足她的这种强迫性重复的需要。不过,敲诈勒索与暴力倾向不同。如果只是为了经济原因,而不是因为喜好攻击别人才进行敲诈勒索,那么,这个28岁的服刑犯,被改造成功的可能性,要远远大于前面提到的阿强。如果真是那样,我祝福这个女孩,希望她能通过这次“改造不良男人”的成功经验,改变她的“命运”。 男人和女人建立亲密关系,习惯了幸福的人,会在这个关系中制造爱,而习惯了不幸的人,会在这个关系中制造恨。在电视台工作的阿钟,才华横溢,又仪表堂堂,女友换了一个又一个,但他明确表示,女人根本就不可靠,好吃懒做,无情无义,只想靠男人养。 他找的这些女友,多数的确符合他的描述。但天下那么多好女孩,他为什么就不选呢?其实,他就是为了验证他的断言“女人不好”,所以才找那样的女友的。他这样做,也是为了进行强迫性重复。他幼年丧父,妈妈后来不断换情人而对他不闻不问,他心里埋下了对妈妈强烈的恨。当妈妈在他18岁时遭遇车祸死亡后,他就开始了花花公子生涯,但他之所以找那样的女孩,只不过是为了继续表达他对妈妈的恨。妈妈不可靠,所以他要一再找不可靠的女人,以证实他对妈妈的攻击的确是成立的。 他遇到过好女孩,也深深地爱过她。但是,他太挑剔了,一发现女孩的任何缺点,都会给予毫不留情的攻击。最后,这个女孩离开了他,这让他很绝望,让他悲叹:“原来这么好的女孩也一样靠不住!” 但这种“靠不住”的结局,正是他自己制造的。他没有学会掌握幸福,他只学会了重复灾难。原因:我们惧怕丧失预见力强迫性重复无处不在,就好像是,我们只习惯拥有过的生活,如果现在的生活变得与过去不一样了,我们就得做点什么事情,把现在弄得和过去一个样。聪明、漂亮的波西在一家大型公司上班。一开始,同事和上司都喜欢她,这让她很是欣喜,因为她认为,她最大的难题就是不知道怎么和别人打交道。其实,她之所以逃离上一家公司来到现在的新公司,就是因为她觉得她和前面公司的同事和上司关系都搞砸了,她被严重孤立。但是,在新公司刚呆了一个星期后,波西一天晚上突然觉得情绪非常地低落,她反省这一星期的生活,觉得她有很多地方都做错了,认为自己肯定是得罪了顶头上司还有身边的几个同事。到了第二个星期的星期一,她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公司,发现大家的确对她有点不理不睬(实际是大家太忙)。于是,她悲叹:“看来这是真的,我又
到了第二个星期的星期一,她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公司,发现大家的确对她有点不理不睬(实际是大家太忙)。于是,她悲叹:“看来这是真的,我又把关系给搞砸了。”
这一天里,她做错了好几件事,譬如删错了电脑里的文件,碰翻了一个同事桌子上的水,和上司打招呼时也忽然间想不起上司的名字了。
结果,等她下班的时候,更加认为自己和同事的关系不可救药了。
波西这种情形,也是典型的强迫型重复。和多数习惯了不幸的人一样,当事情真正有些好转时,她会觉得不安,会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不对劲了。
这种不安,是她的控制感在作祟。长期生活在不幸的环境中,我们会发展出特殊的预见能力来,也就是说,我们能够预见,自己会在什么时候遭受其他人的欺负和折磨,这种预见能力会适当地保护我们免于遭受更可怕的折磨。
但是,等到了新环境中,我们的预见能力就丧失了,我们会觉得一切好像乱糟糟的,“怎么别人对待我的方式,和我想象得不一样呢?”学会幸福就重复幸福; 学会不幸就重复不幸; 学会信任就重复信任; 学会敌意就重复敌意; …… 命运=心理的强迫性重复 不要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! 这句话,是我们最常听到的警言之一。但之所以最常听到,正是因为,这是最难做到的。其实,我们大多数人的人生,就是不断地重复同样的事情。 如果你得到了幸福,你就重复幸福。如果你学会了信任,你就重复信任。 相反,如果你得到了痛苦,你就复制痛苦。如果你学会了敌意,你就重复敌意。很多心理学家认为,这种强迫性重复,就是所谓的命运。 而不幸的人,大多数时候就是不断地在重复同样的错误,不断地在同一个地方跌倒,但这个地方其实没有罪,让我们跌倒的,是我们自己。譬如,旁观别人时,你可能很容易就发现,嘿,那个家伙,在一个萝卜坑里摔了一跤后,哭了一会儿走开了,但一会儿又回过头来,走到那个萝卜坑里,又摔了一跤,接着又哇哇大哭,抱怨命运的不公平。这真荒谬!这个家伙真是令人纳闷!你可能会这样感叹。 但是,如果认真地审视你自己,你会不情愿地发现,你自己一样也至少有一两个坑,你不断地在那里摔跤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小知识:强迫性重复 一百多年前,一位著名的心理学家在对他的孩子的观察中发现,孩子在经历了一件痛苦或者快乐的事件之后,会在以后不自觉地反复制造同样的机会,以便体验同样的情感。这位心理学家把这种现象称为强迫性重复。 在人际关系中,强迫性重复可以理解为一个人小时候形成的关系模式的不断复制。 譬如,小时候的关系模式是信任,那么一个人就会不断复制信任,他不仅能赢得一般人的信任,还能赢得那些很难相处的人的信任。按照曾奇峰的观点,是他教会了那些难相处的人信任他。相反,如果小时候的关系模式是敌意,那么一个人就会不断复制敌意,他不仅对那些与他有冲突的人充满敌意,他对那些本来对他很好的人也充满敌意,最后这些人也真的从对他友善转向了敌意。这一样可以说,是他教会了那些本来对他友善的人转而提防他。当然,这一切都是相对的,因为他在教别人的时候,别人也会教他。 不过,这种“教”,是在不自觉的情况下进行的,所以更正起来尤其困难,这让我们忍不住悲叹命运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恋爱:两人强迫性重复的双重奏 一名才女,在一般的场合中,她可以不说错一句话,不做错一件事,她总能挑选在最恰当的时候说最恰当的话,并赢得人们的瞩目与尊重。然而,每隔一段时间,她就会制造一个大麻烦,然后花上巨大的力气去化解这个麻烦。这些麻烦都与男人有关。她有过一次婚姻,当时她只花了一个星期就与一个男人完成了从相识、相爱到结婚这整个过程。这是个大麻烦,后来她花了三年的时间去解除这个婚姻。 她还曾经谈过一次没有希望的恋爱,并为这次恋爱付出了巨大的努力,譬如放弃轻而易举的出国机会。但在其他人眼里,这场恋爱一开始就可以看出没有希望。但她就是要不断这样做:找到一个不适合的男人,然后彼此相爱并相互折磨数年,最后分手。 这是典型的强迫性重复,她有非凡的才华,而且很有魅力,应该可以轻松地赢得幸福生活,但她就是做不到,一次又一次地跌倒在自己制造的大坑里。一个叫Lisa的女孩给我来信,很可怜地描绘说,男友阿强整天虐待她,一次又一次让她想到死。我回信说,我愿意为她提供心理辅助,并尽可能为她寻求其他社会方面的支持。但她第二封信却问我:“请问怎么可以改变他。”正是这个愿望毁了她,让她卷入了被虐待的漩涡。阿强的童年非常悲惨,很小的时候父亲去世,他跟着再嫁的母亲,而几个兄弟姐妹被送给其他亲戚。在继父家,他也饱受守欺凌。于是,他一直在强身健体以保护自己,并学会了很残忍地打架,他甚至会用虐待的方式表达爱。小时候,为了留一个亲戚过夜,他上去狠狠地咬了亲人一口。长大后,他又遭遇了一系列苦难,谈了几年的女友又遭遇意外死亡…… 在这种时候,Lisa认识了阿强,并被他的不幸遭遇深深打动,接着爱上了他并与他同居。然而,她无法忍受阿强的暴力,于是想到分手,但还没提出分手就被阿强猜出来,从此开始对她进行更残酷的虐待。这是两个人强迫性重复的双重奏。 阿强的童年太苦,让他不仅早早学会了用暴力保护自己,还学会了用暴力表达爱。在后来的人生中,他一再重
这个时候,我们就会在无意识的指引下去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,从而把事情搞砸,让本来对自己友善的人添一点敌意,让本来对自己关心的人多一点不耐烦。等他们这样做的时候,我们虽然觉得很是悲伤“为什么他们终于还是对我不好了?”但另一方面,我们内心深处会安静下来,知道一切又在自己的预见中。
无论好的强迫性重复还是糟糕的强迫性重复,改变起来都不是很容易的事情。所以,你会看到,一些坚信会赢得别人爱与支持的人,哪怕被拒绝100次,仍然会若无其事地与你交往。相反,另外一个人,你对他好了99次,但只有一次有一个疏忽,对他不够好,就被他抓住,并当作你不爱他、不支持他的证据了。
要建立好的强迫性重复,最好的办法就是父母在孩子童年时给他爱与支持,同时尊重孩子的独立性,同时又给予他足够的信任。那么,孩子就会学到爱、信任、独立与自强,并把这些好的东西不断地在他的人生中进行一遍又一遍的重复。

说明 学会幸福就重复幸福; 学会不幸就重复不幸;学会信任就重复信任; 学会敌意就重复敌意; …… 命运=心理的强迫性重复 不要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! 这句话,是我们最常听到的警言之一。但之所以最常听到,正是因为,这是最难做到的。其实,我们大多数人的人生,就是不断地重复同样的事情。 如果你得到了幸福,你就重复幸福。如果你学会了信任,你就重复信任。 相反,如果你得到了痛苦,你就复制痛苦。如果你学会了敌意,你就重复敌意。很多心理学家认为,这种强迫性重复,就是所谓的命运。 而不幸的人,大多数时候就是不断地在重复同样的错误,不断地在同一个地方跌倒,但这个地方其实没有罪,让我们跌倒的,是我们自己。譬如,旁观别人时,你可能很容易就发现,嘿,那个家伙,在一个萝卜坑里摔了一跤后,哭了一会儿走开了,但一会儿又回过头来,走到那个萝卜坑里,又摔了一跤,接着又哇哇大哭,抱怨命运的不公平。这真荒谬!这个家伙真是令人纳闷!你可能会这样感叹。 但是,如果认真地审视你自己,你会不情愿地发现,你自己一样也至少有一两个坑,你不断地在那里摔跤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小知识:强迫性重复 一百多年前,一位著名的心理学家在对他的孩子的观察中发现,孩子在经历了一件痛苦或者快乐的事件之后,会在以后不自觉地反复制造同样的机会,以便体验同样的情感。这位心理学家把这种现象称为强迫性重复。 在人际关系中,强迫性重复可以理解为一个人小时候形成的关系模式的不断复制。 譬如,小时候的关系模式是信任,那么一个人就会不断复制信任,他不仅能赢得一般人的信任,还能赢得那些很难相处的人的信任。按照曾奇峰的观点,是他教会了那些难相处的人信任他。相反,如果小时候的关系模式是敌意,那么一个人就会不断复制敌意,他不仅对那些与他有冲突的人充满敌意,他对那些本来对他很好的人也充满敌意,最后这些人也真的从对他友善转向了敌意。这一样可以说,是他教会了那些本来对他友善的人转而提防他。当然,这一切都是相对的,因为他在教别人的时候,别人也会教他。 不过,这种“教”,是在不自觉的情况下进行的,所以更正起来尤其困难,这让我们忍不住悲叹命运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恋爱:两人强迫性重复的双重奏 一名才女,在一般的场合中,她可以不说错一句话,不做错一件事,她总能挑选在最恰当的时候说最恰当的话,并赢得人们的瞩目与尊重。然而,每隔一段时间,她就会制造一个大麻烦,然后花上巨大的力气去化解这个麻烦。这些麻烦都与男人有关。她有过一次婚姻,当时她只花了一个星期就与一个男人完成了从相识、相爱到结婚这整个过程。这是个大麻烦,后来她花了三年的时间去解除这个婚姻。 她还曾经谈过一次没有希望的恋爱,并为这次恋爱付出了巨大的努力,譬如放弃轻而易举的出国机会。但在其他人眼里,这场恋爱一开始就可以看出没有希望。但她就是要不断这样做:找到一个不适合的男人,然后彼此相爱并相互折磨数年,最后分手。 这是典型的强迫性重复,她有非凡的才华,而且很有魅力,应该可以轻松地赢得幸福生活,但她就是做不到,一次又一次地跌倒在自己制造的大坑里。一个叫Lisa的女孩给我来信,很可怜地描绘说,男友阿强整天虐待她,一次又一次让她想到死。我回信说,我愿意为她提供心理辅助,并尽可能为她寻求其他社会方面的支持。但她第二封信却问我:“请问怎么可以改变他。”正是这个愿望毁了她,让她卷入了被虐待的漩涡。阿强的童年非常悲惨,很小的时候父亲去世,他跟着再嫁的母亲,而几个兄弟姐妹被送给其他亲戚。在继父家,他也饱受守欺凌。于是,他一直在强身健体以保护自己,并学会了很残忍地打架,他甚至会用虐待的方式表达爱。小时候,为了留一个亲戚过夜,他上去狠狠地咬了亲人一口。长大后,他又遭遇了一系列苦难,谈了几年的女友又遭遇意外死亡…… 在这种时候,Lisa认识了阿强,并被他的不幸遭遇深深打动,接着爱上了他并与他同居。然而,她无法忍受阿强的暴力,于是想到分手,但还没提出分手就被阿强猜出来,从此开始对她进行更残酷的虐待。这是两个人强迫性重复的双重奏。 阿强的童年太苦,让他不仅早早学会了用暴力保护自己,还学会了用暴力表达爱。在后来的人生中,他一再重
1.一个人的现实人际关系,是他的内在的客体关系向外投射的结果。
2.我们对一个人的态度、看法、情感和行为,部分是被这个人“教会”的。
3.每个人在他成长的过程中,都发展出了一整套保护自己的措施。这些措施可以是成熟的、强大的,也可以说是不成熟的、脆弱的。
这是武汉中德医院的创始人、国内著名的精神分析学家曾奇峰总结出的三句话。精神分析是弗洛伊德创办的心理治疗学派,对一般人来讲,既博大精深又晦涩难懂,但曾奇峰认为,整个的精神分析学说可以概括为这三句话。

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后台管理
通讯地址:江苏省仙林大道138号 南京中医药大学仙林校区 B14 邮编:210023 联系电话:+86(25) 传真:+86(25)
版权所有(C)2014-2015 南京中医药大学心理学院